净利率急速下滑,新技术遥遥无期,宁德时代陷入产能过剩深渊

来源:电科技刘佳琪、蒋文·06-05 17:29

5月31日,成立仅6年的宁德时代头顶“独角兽”光环正式在深交所挂牌,一时风光无两,申购倍数达1067倍,中签率仅为0.093736%。

这已经不是宁德时代第一次让人们惊讶。今年三月,科技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显示,宁德时代已超越松下成为全球销量第一的动力电池企业。

在国内市场,比亚迪和宁德时代瓜分了全国约44%的动力电池市场份额,其中宁德时代占据27%,较排名第二的比亚迪高出11个百分点。

三元锂电池

然而风光无限之下,暗流却涌动不息。宁德时代的处境并不像踊跃申购的股民认为的那样乐观,股市上的风光难以掩盖净利率急速下滑的危机四伏。

2015年,宁德时代的净利率同比增长高达1609.94%;2016年,这一数字变为206.43%;2017年这一数字又跌落至35.98%。

刚刚登顶的宁德时代已经开始从顶峰跌落,而宁德时代的危机也绝不仅仅在于净利润增长率的下降,风口浪尖上的宁德时代,还面临着更多更为严峻的挑战。

狼真的来了

中国动力电池产业的迅速崛起主要依靠政府补贴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但这种躲在妈妈怀里吃奶的状态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

今年5月,中汽协、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联合公示汽车动力蓄电池和氢燃料电池行业白名单,其中三星环新(西安)动力电池有限公司、南京乐金化学新能源电池有限公司等三家韩国企业入选,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全面开放已成事实。

实际上,不仅是动力电池企业,新能源汽车这一领域也在逐渐放开。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已经于2018年5月在上海成立。虽然这家公司并没有汽车生产业务,但业界普遍认为,这是特斯拉在中国建厂造车的前奏。而特斯拉的电池供应商恰恰是宁德时代的老对手松下。

在可预见的将来,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一定会迎来更多外来竞争者。已经在国际市场被反复验证过实力的松下、三星和LG等外资必将在华进行本土化生产。毫无疑问,这将会给宁德时代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

宁德时代

从技术层面而言,开放后的市场,宁德时代需要独自面对国际顶尖技术,这不是光凭勇气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尽管宁德时代的三元锂电池技术目前并不逊色于日韩企业,但动力电池行业正处于迅速变革的时期,技术的突进不仅会改变产业的进程,更会让市场重新洗牌。

从技术发展路径来看,目前全球最接近实用的新技术是固态锂电池。包括丰田、松下、宁德时代等都在积极储备相关技术。但宁德时代在新一轮的技术竞争中似乎已经落后。

2016年,宁德时代研发经理郭永胜在一次演讲中表示,“宁德时代正在积极布局动力电池下一代技术,在固态锂电池方面的投入研发比较多,同时也在开发固态电池的制造工艺。”

而丰田早在2010年就已经推出了续航里程可超过1000KM的固态电池。2017年8月,日本日立公司也宣布其固态电池技术已研发完成,2020年之前投放市场。

同样是在2017年,被中国万向集团收购的美国菲斯科公司宣布申请固态锂电池专利,表示该技术能够让续航800KM的电池十分钟充满,成本却仅为常规锂离子电池 2020 年预计成本的 1/3,更为重要的是,该产品2023年就将实现量产。

在国内市场,福建巨电、国轩高科、赣锋锂业、坚瑞沃能等一批企业也在固态电池上投入巨资积极参与竞争。宁德时代因三元锂一跃而起成功登顶,是否也会因为三元锂固步自封呢?从已经公布的各家固态电池研发进程来看,后者已经成为了一件大概率的事件,那个六年前勇于挑战前任王者的宁德时代正面临着后来者的咄咄相逼,和所有被逼宫的主角一样,宁德时代也没有丝毫退路。

产能过剩的深渊

宁德时代的招股书中称,上市筹集资金将用于湖西锂离子动力电池生产基地项目和动力及储能电池研发项目。宁德时代计划2020年扩能至50GWh,而此次上市筹集资金无疑是宁德时代完成这一生产目标的重要推力。

今年4月,比亚迪以1.32Gwh的装机量再次超过宁德时代重新登顶。中国各大动力电池生产企业对于自己的生产规模都十分重视,纷纷推出自己的增产计划。这是因为,动力电池企业的研发投入规模巨大,巨大的成本只有通过扩大规模才能被不断摊平,而且只有产品规模上来了,企业才能不断获得资金支持自身进一步发展。

然而,各厂商的扩张计划导致了中国动力电池产能的迅速膨胀。据已知的动力电池产能规划,至2020年国内动力电池的产将增长到160Gwh左右,可供300万辆新能源汽车使用,而“十三五”发展规划中新能源汽车的目标仅为200万辆,产能过剩问题已经提前显现。

宁德时代

本次宁德时代上市预计募集资金总额54.6亿元,相比于此前招股书申报的131.2亿元,缩水超五成。据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于清教解读,这表明相关部门对动力电池行业的产能过剩已经有所警惕。

动力电池企业的疯狂扩张其实反映了产业内部的焦虑。2017年动力电池原材料价格居高不下。在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同时,动力电池价格却持续走低。2017年底动力电池单体价格较2017年初下滑20%~25%。这一涨一跌使得动力电池企业2017年的毛利迅速下降,各企业希望通过规模效应打破颓势。

但是这种如意算盘打得有点早。动力电池行业的技术革新仍十分迅速,行业对于技术的追捧也从来都是喜新厌旧。暂时的不掉队或领先只能意味着企业暂时不会被淘汰。倘若不能在新一轮的技术竞争中赢得先机,现在扩张的产能反而会成为企业前进的巨大包袱。

扩产就会过剩,宁德时代对此应该是心知肚明的。但吊诡的是,在已呈白热化的的竞争时刻,宁德时代没有想着将募集来的资金投入到新技术的研发中,而是选择了持续扩产,以图摊薄成本,用产能这一粗暴的方式来捍卫登顶的王座。这么做好不好,只有留给时间去评述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过剩的产能是深渊,那凝视着深渊的宁德时代正在被深渊回以凝视。

Copyright © 2000-2016 DIANKEJI.COM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6168 All Rights Reserved . 北京鼎衡丰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9809号-4
微信关注